鳳凰古城
鳳凰縱覽湘西繳匪旅游交通旅游線路鳳凰酒店景點門票旅游咨詢
關田山苗寨鳳凰烏龍山老洞苗寨陳斗南宅院猛洞河漂流西門峽漂流鳳凰九景南方長城

鳳 凰 風 情

鳳 凰 美 食

鳳 凰 工 藝

鳳 凰 人 物

鳳 凰 購 物

鳳 凰 圖 片

鳳 凰 地 圖

小說《邊城》


   
 
湘西繳匪記

【匪患湘西

  湘西是指湖南西部28縣,境內溝壑縱橫,溪河密布,峰巒起伏,洞穴連綿。有10多個縣與鄂、渝、黔、桂四省交界,歷朝皆屬統治薄弱區域。土地貧瘠,自然災害頻繁,經濟文化十分落后,自宋以來,匪患未絕。進入民國時期,湘西土匪為害尤烈,眾多匪首利用湘西險要的山川形勢割據一方,稱王稱霸,風高放火,月黑殺人,打家劫舍,奸淫擄掠,給湘西人民帶來無窮的災難。

【剿匪戰績

  1949年9月中旬,解放軍第38軍由常德挺進湘西,先后解放了湘西十余座縣城。9月下旬,47軍、46軍136師、38軍114師等主力部隊奉命進入湘西剿匪。至51年2月47軍赴朝參戰為止共殲匪92081人,繳獲大量槍炮彈藥。其后,湘西軍民又經過兩年艱苦卓絕的斗爭,肅清殘匪2萬多人,數百年湘西匪患,宣告終結。電影《湘西剿匪記》及電視連續劇《烏龍山剿匪記》描寫的就是湘西剿匪過程中一些可歌可泣的故事。


【龍山剿匪

  匪首瞿波平有人槍6000余,活動在龍山縣北部,匪首師興周有人槍9000余,活動于龍山縣南部。兩匪對立幾十年,被暫一軍軍長陳子賢力說捐棄前嫌。1950年元月,141師合圍八面山重創師興周部,春季全面進剿中瞿波平股匪亦受沉重打擊。50年10月,我軍進行湘西邊緣區圍剿,瞿部余匪5000余人仍在湘鄂渝邊境各縣流竄騷擾,瞿波平率直屬支隊500人活動于招頭寨,賈家壩一帶被141師421團追殲,瞿匪躲進深山。在我軍宣傳攻勢和程潛來信勸說下投誠。師興周余部2000人及賈奇才匪1600余人盤踞八面山內夕棚一帶,被422團及恩施軍分區獨立營合圍,師匪化整為零與我軍對抗。在四川、湖北友軍配合下,我軍對其進行梳篦式搜剿,歷時20天,殲滅師匪部眾,走投無路的師興周于11月10日向我軍繳械投降。


【湘西名匪張平

  張平,又名張大治,古丈李家洞張家坨人,因家境豐裕,從小物化玩劣,去私塾念書時,先生的戒尺懲罰不了他,反而為他所執。先生批評他是時,他居然抓起墨硯砸向先生。先生向其祖父告狀,反為其祖父罵得狗血淋頭。張平輟學之后,在家玩弄刀棍,尋事挑釁,成了李家洞小有名氣的惡少。16歲那年,他弄了一支漢陽槍杠著,成天出入鄉里,狩獵山林,鄉民見了唯恐避之不及。一次,因為田產糾紛,張平謀殺了他當鄉長的叔父,于是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操起了土匪生涯。

  為匪之初,張平便燒殺淫掠,無惡不作,甚至連自己的嬸娘也不放過,鄉鄰張廷富勸他不要亂了天倫,他懷恨在心。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張平帶幾個匪徒摸進張廷富家,見了人就殺,一口氣競將張廷富全家七口統統殺死。

  為擴張匪勢,張平看準了鴉片能賺錢,便強令鄉民種植罌粟,規定每年每戶繳納四至幾斤煙土,他即用這些煙土換取槍支。不到兩年,張匪人槍倍增,兇焰愈盛,經常竄擾到周圍的村鎮洗劫。老鴉浦一戶農民交不出大煙稅,張平便將他的嬰兒用刺刀挑起,釘在墻上觀賞嬰兒四肢顫動,狂笑取樂。張平嗜食豬舌,周圍的人殺了豬必以豬舌相獻。鄰縣沅陵相木溪一姓向的農民,春節殺豬忘記給張平留著豬舌,被張平抓到李家洞問罪。張一刺刀戳進向的嘴巴,取人舌以代之,續后又一刀刺向大腿,使向姓農民痛得慘號經日......

  據有關資料統計:張平為匪以來,其部殺害的群眾達3000之多,為其奸污者不計其數。張平的悖德狂實際也是其反社會性病態人格的表露,他既無內在的約束,也無外在約束,肆意殺人,攻擊沒有防范的弱者,通過殺人來發泄自己的毀滅欲望。張平的反社會性病態人格的張揚,反映出他已喪失了人類的良知和理智;當他需要發泄時,他便不顧任何后果地去干任何傷天害理的事,廣為人知的那首民謠足以說明這一問題:天見張平,日月不明;地見張平,草木不生;水見張平,渾濁不清;人見張平,九死一生。 張平靠當土匪發家,到1949年,家中已有田1960畝,田地契約裝了滿滿一大皮箱。此外還有煙桐、茶山幾千畝,每年收桐、茶油上萬斤。張平在李家洞和古丈縣城內分別修了富麗堂皇的樓院,且在金華山修筑了別墅式碉堡。其在李家洞的房屋,是一棟四合院式的樓房,上下共有三十間。樓下的房間,間間相通。屋前的大樓門裝飾得十分氣派,四周是高圍墻。屋院兩頭修了兩個炮樓,炮樓分上、中、下三層,可以控制通往房子的各條通路。院子中間的空坪皆以塊石鋪就,且修有花壇。張平住的正房窗戶用的綠色玻璃,外面看不見里面,而里面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面的一切。家中養了106個槍兵,其中有專門為張平保鏢的手槍隊;有專門搞情報的特務隊。此外,還養有12條大狼狗,4只守門大鵝。這鵝也刁饞可惡,經常追著生人張平家里的金銀財寶更是不計其數。他自己說:“我這個家是怎么發的?我無兄無弟,無人緣無背景。我發這個財,是靠抵抗政府種鴉片,靠抽稅得的一點錢。不是我抵抗政府,哪個敢種鴉片?魚要水,水要魚,我抽一點稅,農民都愿意嘛!”張平的確靠鴉片漁利,但他劫持而來的財產更是不少。 張平被宋希濂收編之后,領得了軍裝,便給其部下換了裝,很有點正規軍的氣派了。但部隊匪氣難改,依然四處打家劫舍。沅陵“三、二”事變后,張平趕走了古丈縣縣長,便取而代之。

1  950年2月底,47軍422團、416團和軍直共六個營的兵力合擊張平。張率2800余匪固守李家洞老巢,3月3日被一舉攻破,張化裝逃脫,在3月4日至20日連續16天的追擊中,張平匪部被全部擊潰。張只身逃出與保靖,龍山匪首聯系未獲幫助。在部隊和群眾日夜清剿下,7月10日餓極的張平被擊斃于楊家嶺水田中。隨后被搜捕者割下首級,拿到縣城懸掛示眾,兩天后送至沅陵城,懸于中南門數日后,才被人扔到沅江里喂魚去了。張平果然得了個遺臭萬年的下場。

【湘西名匪“姚大膀”


  姚大膀,字必卯,號占彪,清光緒壬辰年出生于新晃侗族自治縣方家屯鄉楊家橋的牯牛溪,幼年上過私塾,后畢業于貴州銅仁講武學堂。少年的姚大膀濃眉大眼,體格茁壯,特別是兩只膀子又粗又蠅圓,故父母稱之為“大榜”,“膀”,“榜”諧音,故由此得其名。姚父德欽,為人忠厚,務農為本,其母楊氏也是良家女子,生性敦厚慈祥。姚大膀幼年因哥哥早早夭,且三個姐姐都留家吃齋當老姑娘,他以獨子身份享其嬌慣。 十幾歲,姚大膀便與社會上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好逸惡勞,吃、喝、嫖、賭什么都沾,讀幾天私塾認得幾個字,卻把那些打家劫舍的草莽綠林記在心中,常常宣稱自己要當“強人”,其父一氣之下,瘋了,不久即辭世。

  當時姚大才16歲,父死后,失去家教,更是橫行鄉里,為所欲為。一次鄉鄰蔡建狗偷了他家的牛,姚大膀得知后,一氣之下,頓生殺人之念,找來一支土夾板槍打死了蔡,之后與鄰近的姚國安、姚本富合伙,投奔晃縣大土匪唐大王、唐青云,開始了為匪生涯。

  為匪之初,姚大膀自感羽翼未豐,不敢在鄉里行劫,便跑到鄰近的貴州擄搶,得到一筆橫財后才返歸故鄉,之后便把家搬遷到湘黔兩省交界的方家屯扎下來,并在當地置地買田、修屋擴院。這一時期,姚大膀匪業日盛,手下已發展到200人槍,并在新民、學堂坪和張家寨等地開辦了地下兵工廠,以擴充實力。
1918年姚匪勢力漸強,龍溪口商號為籠絡他,委其擔任縣保商大隊的中隊長。姚趁機營私舞弊,壯大隊伍,然后把人槍拉走,與玉屏土匪曹云周合股,駐扎進玉屏縣城。國民政府無可奈何,只得對其招安,封姚為湘黔邊區晃、玉、萬聯防辦事處大隊長,主持三縣治安聯防,隊伍得以擴大,武器準備充實,私囊中飽后,又反水上山,重操匪業。

  1926年,北伐軍第10軍軍長王天培在貴州天柱招兵買馬,姚大膀便率匪兵投奔,封為陸軍新編第10師1團1營營長,在得了不少槍彈軍餉之后,又連人帶槍拉回老巢為匪。

  1934年,蔣介石為堵截紅軍,又一次對姚部實行招撫,委其為“晃縣鏟共總隊副總隊長”。次年7月,姚再次拖槍上了山,當他的山大王。

  在湘西土匪中,姚大膀實實在在是土生土長,又很少見過外地的世面,他終年在山里轉悠,以山為依托,以山民為“衣食父母”,以打獵為樂事。故時時離不開大山,到外面招安廝混一陣,總覺得“還不如我們的山里快活”,又回來當山魁。國民政府多次招安,屢招屢叛,最后,準備把其匪部進行改編,而他服招不服調,始終不愿離開他的“大山”,真乃野性難馴。1940年8月,國民當政府派陸軍獨立第1旅3團對其實施清剿,但姚大膀尤如狡猾的狐貍,致使清剿接連失敗。

  1950年12月25日,姚大膀率殘部500余人槍和吳可觀、姚芳菲等匪股,從新寨過負溪、竄到中寨,被中Gong419團3營9連、7連發現后緊追不舍。就在姚大膀準備帶人槍過河前逃貴州六龍山之際,因姚部下二匪在向當地老百性找飯吃之時,被我軍民給抓了個活的,這樣姚匪眾過河逃竄一事被我解放軍得知后,便立即提前組織埋伏于過河點。午夜時分,姚匪過河之際被我剿匪部隊打得個措手不及,姚大膀也因在河中不會游泳而被淹死,這樣結束了他的50年的為匪生涯。


【湘西名匪“彭玉清”

  彭玉清,外號靈雞公,是芷江公坪桐樹溪毛栗坡人。其父外號叫彭魚腦殼,是桐樹溪的一大地痞,因深為族人所恨,不久即被彭氏家族的人所殺,彭玉清只好隨母親去芷江城給人洗衣幫工為生。

  也許,彭玉清嗜殺成性的"種子"就是在這個時候播下的。一天,他幫母親去河邊涮衣,見一憲兵連長下河洗澡,把手槍用衣服包了放在岸上,便起了反心,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繞到放槍處,他當時才十二三歲,長相更小,那憲兵連長也不在意。誰知靈雞公腦瓜?quot;靈"得很,故意大聲嚷:“河那邊有個小孩洗澡不見了,怕是溺水了!”于是好心者便紛紛下水去救。這時分散了憲兵連長的注意,靈雞公乘機偷走了手槍,等憲兵連長洗完澡上岸穿衣服時,才發現手槍丟了。于是,憲兵連長趕緊向上級報了案。而靈機公得了手槍,徑直跑回家鄉。十幾年后,靈雞公長到二十五六歲了,便邀了同村的彭鳳達,上山當起土匪來。
匪業稍稍有了起色,靈雞公便想到要報殺父之仇。他設計邀幾位殺其父親的族人打牌,牌局之中,靈雞公趁其不備,抽出槍當場打死二人,在另二人額上刻上一刀,以作永久性“紀念”。 抗戰以后,靈雞公受招安回家后,當上了羅坪鄉的“剿匪隊長”,從此,便“名正言順”地四處派糧派款,并強奪殷氏、唐氏、梁氏三女為妾,終日嫖賭逍遙,魚肉鄉里。1947年,他又招兵買馬,棄“官”為匪,上山當他的草頭王。1949年3月,他帶百余匪徒,參與洗劫黔城,奸殺燒無惡不作。靈雞公殺人放火、膽大妄為,卻被楊永清看作是敢作敢為,對其十分賞識,封他為“長沙綏靖公署清剿第3縱隊”第3支隊副支隊長兼大隊長,直接掌握著240多人槍,成為楊永清縱隊中最有實力的一支嫡系。

  盡管如此,會同軍分區仍然派遣420團偵察排長劉玉飛先后兩次到彭玉清的老巢高莊對其申明政策,勸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膳磧袂逍攀牡┑?,叫囂說:“我彭玉清決不向解放軍投降,哪怕最后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寧可自己留下一顆子彈把自己打死,也不死在他們手里?!?/p>

  此后,他變本加厲,公然與解放軍對抗,多次帶領匪眾,在高莊的楓坡、牛坡、黔城坡等地對剿匪小部隊進行伏擊。
為了打擊彭匪的氣焰,徹底殲滅這股邪惡的土匪勢力,1950年5月、人民解放軍47軍140師419團主力對彭匪實施清剿。5月2日,部隊進駐彭匪盤踞之地桐樹溪、高莊、通溪、公坪一帶。

  大軍壓陣,使靈雞公處境十分困難,便靈機一動,想出一條詭計,即令各路土匪分散潛伏,將大量武器、彈藥和軍需品“堅壁清野”,隱藏到懸崖峭壁的巖洞里,以待時機再起。 一天深夜,彭玉清帶著他的隨從偷偷摸摸到匪霸彭有文家里,密商藏槍的事。誰知他們的談話被鄰居王玉梅聽見。王玉梅是童養媳出身,也目睹過土匪的暴行,便將這情況報告給當地駐軍。

  在王玉梅引領下,剿匪部隊撒開了大網搜查可疑的山洞,均未得到土匪藏的武器。

  正在大家覺得奇觀時,發現一個大石頭上有泥腳印,說明洞內有人活動過,便繼續向前搜索,腳印越來越多,打著火把找來找去,終于找到了彭玉清埋藏的槍支彈藥和軍需品,其中有8挺機槍、40支步槍、萬多發子彈,還有生活用品等物資。

  后備軍火庫被端,使彭玉清十分惱火,知道這消息是隔壁王妹崽即王玉梅泄露的,便千方百計要殺王妹崽。靈雞公放風說要殺王玉梅的消息,傳到玉梅耳朵里,王玉梅并不害怕:“只要為人民除了害,我死也值得?!輩慷游擻衩返陌踩?,于6月13日,將王玉梅送回了家。

  就在玉梅回家的當晚,因駐軍主力已外出剿匪,彭玉清的耳目把這一情況告知彭時,彭連夜派其親信匪中隊長彭風鐵帶領二十個匪徒,全副武裝,從四印坡出發到料碼頭,渡過無水河,偷偷摸到相樹溪,將王玉梅家包圍了。幾名匪徒沖進正屋,一腳踢開王玉梅的房門。王玉梅從夢中驚醒,還來不及起身,就被兩名匪徒將其卡住,口里塞進帕子,不讓她喊叫。王玉梅無力掙脫。到天亮時,幾十個土匪把王玉梅拖進深山里,土匪們獸性大發,將她糟蹋得死去活來。王玉梅嘴里還在罵:“你們這畜牲,解放軍總有一天會來收拾你們的!” 14日傍晚,匪徒們便將王玉梅拖上渡船,向四印坡的彭玉清邀功請賞。在渡船上,土匪們扯出塞在王玉梅嘴里的手帕,審問她:“我們彭隊長藏槍的地方是你報的信給解放軍么?”

  眾匪狂吼:“快說,快說,老子槍斃了你?!薄澳鬮裁匆??” “我不報,你們這幫畜牲今后還要殘害百姓,今天,殺了我王玉梅,們們這伙強盜一個也逃脫不了。共產黨解放軍一定會為我報仇!”這時,船到江心,洪水洶洶,土匪們把王玉梅狠力地推下了大河。

  6月,秧都已插過,剿匪部隊得知彭玉清又企圖重組兵力進行頑抗時,建派三個連隊進駐彭匪老巢桐樹溪一帶,對其實施重點清剿。6月21日,彭玉清和他的中隊長向巖洛,率六十多名土匪在四印坡一帶集結,剿匪部隊問訊,立即組織一個排的兵力,在駐懷化的清剿部隊配合下,對這股土匪進行突襲。

  四印坡地處芷江,懷化交界處,地形險要,僅一條小路通往坡頂。靈雞公憑借這有利地形,躲在四印坡老寨瓜棚子里,倚仗土墻進行返抗。一到天黑,就從寨后密林中逃出。 7月下旬,剿匪部隊抓住這一青黃不接、給難以籌措的有利時機,又對彭玉清進行嚴密的拉網搜剿。部隊帶著炊具、糧食,一連數日露宿于山林,四處設伏,以圖全殲彭玉清匪部。在軍事進剿的同時,也不放棄政治攻勢。戰士們在大樹上、山崖上到處寫上標語,給土匪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壓力。彭玉清一個機槍射手叫張華,過去聽信謠言“誰要投降解放軍,有死沒活”,不想也不敢投降。當他看到山神廟門口上的標語:“首惡必辦,協從不問,立功受獎”時,才恍然大悟,找了個機會,帶著一挺機槍投誠了。沒過多久,彭玉清的另一個小頭目周剛和也帶一挺機槍投了降。

  剿匪部隊連續幾個月向彭玉清發動猛烈的攻擊和搜剿,使得彭玉清沒一點休息的機會他感到無法在桐樹溪一帶立足,想和匪首向巖洛等率領殘部逃到牛牯坪去,然后從那兒越出縣境,竄到麻陽,然后逃往貴州大山里隱匿。

  8月中旬的一天,天氣好得很。當地兩個農民正在勞動,突然發現彭匪和向巖洛帶著二十個殘匪,往牛牯坪泥田方向逃竄。他倆立即跑到羅舊,向解放軍駐軍部隊和區中隊報告了情況,駐軍部隊和區中隊立即組織一個排的兵力前往合擊。 當解放軍突然將其包圍時,彭玉清驚慌失措,連忙組織匪兵拚命反抗。剿匪部隊在槍戰中,打死了向巖洛的老婆,其他匪徒嚇得四下逃竄。彭玉清見勢不妙,慌忙帶了老婆羅氏和兩個兒子,在十余名親信匪兵的掩護下,倉皇逃命。一天夜里,他潛至瓦溪鋪彭家院子,原以為親族們會收留他,沒料到誰都在捉他。

  剿匪部隊拉網搜剿的包圍圈也在越來越小,越小越緊。周圍一些單家獨戶都被遷往山下,這拼寨聯莊的一著,使得土匪們失去了食物的來源。靈雞公感到了日暮途窮,只得投降。

  9月19日夜,彭玉清終于同他的親信匪中隊長“呱呱叫”帶著9名殘匪,1挺機槍,7支步槍,向剿匪部隊419團駐當地部隊投降。


【湘西名匪“曾慶元”

  曾慶元系懷化中方縣人,19歲時,他憑借圈子的勢力,混進懷化中方媒礦。并當了護礦隊的一個頭目。

  曾慶元平時橫蠻成性,在礦上自然是劣跡累累,最后呆不住了,便將?;ざ硬糠秩飼估鋈?,上山當了“山大王”。從此,他便開始了他的土匪生涯。

  1949年3月,曾慶元被“楚漢宮”的雙龍頭“老佛爺”楊永清委任為“長沙綏靖公署直屬清剿第3縱隊”第1支隊第3大隊大隊長。這以后,曾慶元又組織“人民自衛救國軍9路軍”,自稱“9路軍”15旅旅長。不久,又自稱“芷懷黔十二游擊區總指揮部”指揮長,下轄四個中隊和一個特務中隊,匪眾達400元人,300多支槍。

  曾慶元占有三縣交界處的有利地形,又有楊永清撐腰,加上他和當地劣紳、鄉保人員相勾結,故橫行鄉里,無惡不作。知道他的人都不敢得罪他。

  人民解放軍進軍湘西后,曾慶元又公然采取對抗態度。多次率領匪徒在黔陽以北, 懷化以南,芷江以東,黃巖以西之三縣交界地帶及公路沿線,大肆騷擾破壞,氣焰十分囂張。

  當時為保障安江紗廠開工用媒,解放軍派了一個排駐在中方媒礦內,以后還加派兩個班的護衛隊。1950年元月7日,曾慶元率土匪300余人突然打進礦區,燒、殺、淫、掠好幾小時,打死工人四十多人,15名戰士除班長負重傷以外,其余全部壯烈犧牲,燒掉一百多間房屋,倉庫洗劫一空,同時還擄去11名礦工女眷。

  1950年4月下旬,也就是47軍主力完成入川作戰任務返湘西之后,420團一營奉命進駐曾慶元股匪盤踞的三角地帶,進行包干清剿。

  1營在進入這片山高林密的三角地帶后,首先集中了三個連的兵力,有重點、有目的地進行多路包圍合擊,拉網清剿。同時發動民兵配合作戰,以圖將曾慶元股匪的指揮系統徹底打亂。剿匪部隊在短短的20天中,先后出擊四十多次,俘匪百余人。5月,又陸續幾次圍住曾慶元的匪部,大量地殺傷了他的有生力量。

  曾慶元所部受到重創以后,無法再集中兵力迎戰,只好化成若干小股,三五成群,分散潛伏在附件的深山叢林之中,采取“抓一把就走”的戰術,搶到一點又上山躲幾天,行蹤不定,難以捉摸。

  “敵變我變”,根據匪情的變化,420團也采取以分散對分散的辦法,以連排為單位展開全面搜剿。

  首先,部隊曾慶元主要據點中方、華背山、四印坡、長溪等地全部控制起來,使曾慶元匪眾沒有活動的余地,然后以小分隊進行搜索。

  6月初,420團偵察排同419團4連一個排,在梁山、慈惠安點,徹底打破了曾匪妄圖利用舞水河兜圈子的戰略,把所有的渡口、橋梁渡船都掌握在可靠人手里,并放暗哨,監視土匪行動,一有風吹草動,便以牛角為號,召集附件民兵、部隊予以圍殲。
于是,各小股土匪便暫時潛伏、隱蔽起來,進入了“冬眠期”。但土匪畢竟不是“蛇”,還得有食物充肚子,免不了要下山進村弄點糧食。

  根據這一情況,剿匪部隊組織便衣隊,化裝成老百姓,埋伏于土匪必經之關卡、要道予以伏擊。同時,發揚人民戰爭的長處,組織民兵、群眾拉網踩山,捕捉散匪。

  在清剿部隊和民兵的嚴密勢剿下,分散土匪不僅白天不敢露面,晚上也無藏身之地,彈藥得不到補充,糧食也弄不到手,于是,山林野果被采摘,葛根蕨菜被挖掘的痕跡,又成了搜索隊追蹤土匪的重要線索。
6月中旬,剿匪部隊將包圍圈越縮越小,曾慶元匪部陷入十分困難的境地。這時,部隊又采取了以政治攻勢為主,結合軍事清剿的辦法,對曾匪展開猛烈的攻心戰。

  部隊發動群眾,還召開偽甲長會、匪屬會和投誠人員會,通過向土匪喊話,宣講剿匪政策,提出了“三不兩要”和“兩勸一報”的要求,即采取不通匪、窩匪、資匪,不給土匪飯吃、水喝,不給土匪籌糧集款;“要登記本保甲匪首、匪屬,要登記本保甲匪槍、民槍”;“勸匪首帶匪眾自首;每天報告一次匪情”等措施,使得曾慶元匪眾的壓力越來越大。 6月底,曾慶元所轄第1中隊長曾憲臣,第2中隊長潘昌明,第4中隊長潘昌遠,特務中隊長曾西毛崽,都先后攜槍向部隊投誠。

  不久,中隊長以下的土匪頭目曾金元、曾和尚、夏云宣等相繼下山向解放軍投降。頭目們一投降,散匪們自然成了無頭羊,凝聚力頓時瓦解。于是,一個一個也帶槍械走出了密林,下山來進行了自首登記。

  眾叛親離,幾乎成人孤家寡人的曾慶元也深感中方一帶無法藏匿下去,便帶著幾個貼身隨從,偷偷逃到黔陽縣茅鄉,躲在羊坡林后的深山里,每天由親戚偷著送點飯,茍延殘喘。在這種度日如年的狀況下,加上剿匪部隊的政治攻勢,動員降匪分別去勸說曾慶元投誠,在武力威逼和政治攻勢雙重壓力下,曾匪感已窮途未路,除了投降,別無選擇。于是,在7月24日,曾慶元帶著曾再興等6名親信匪兵,步槍5支,手槍2支,卡賓槍2支,向420團駐中方清剿部隊投誠。

  曾慶元投降之后,被送沅陵學習,鎮反時被處決?!拔母鎩焙笥制椒?。定為投誠人員。

【湘西“土匪”血灑異國

  時至1951年元月15日止,除鎮壓一批罪大惡極的土匪外,湘西還關押著30000名土匪特和其他反動分子。其余約60000人經集訓教育后遣返農村,依靠覺悟好的農民群眾共同監督勞動,解決好生活問題,使其安心生產,不再為非作歹。經過一段時間的管制,由農會評議,摘掉其“土匪”的帽子,還其農民的本份。

  志愿軍赴朝作戰時,還先后帶走10000余名出身好,罪行輕,并有悔過表現的土匪,有的直接補入部隊,有的參加擔架隊和運隊。在抗美援朝作戰中,大多都有很好的表現,許多人還立了戰功,當了干部,沅陵寺溪口的土匪姜長祿,進入朝鮮后,作戰勇敢無畏,屢立戰功,在著名的上甘嶺戰斗中,他的一個連堅守陣地半個月,打死敵人近2000人,姜長祿四次負傷,榮立三等功;桑植縣當過土匪的張福祥,入朝作戰后,表現十分突出。在老頭山戰斗中,堅守陣地的4個戰士,最后只剩下他一個人仍堅持戰斗,打退敵人多次反撲,立了大功;瀘溪苗族漢子符勝虎在朝鮮戰場上英勇作戰,先后立了大功一次,小功三次,并提升為志愿軍連長。在著名作家魏巍《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文中寫到的十分慘烈的松骨峰戰斗犧牲的烈士中,就有近一半是湘西去的“土匪”

  原47軍139師政委袁福生曾說過,:這些湘西“土匪”特別能打仗,在部隊減員較大的情況下,還專門到湘西招了一批“上過山”的“土匪”入朝補充到正規部隊中去,使這些人的長處得以充分發揮。

 
   

 

 
關于我們 | 發展歷程 | 聯系我們 | 團隊建設 | 免責聲明 | 商務合作 | 万人牌九下载
張家界中國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國旅集團) 經營許可證:L-HUN-08011 辦公地點:張家界市紫舞路631號國旅大廈四樓辦公區
全國免費電話:400-8830-111  業務直線:0744—8281010  商務合作:0744-2200001  傳真:0744-8287233  Email:[email protected]
張家界VIP旅游網(www.ekgxt.icu) 張家界中國國際旅行社總社官網 制作維護 ©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zjjvip.com
湘ICP備05003189號 張家界中國國際旅行社